Trending 科比的照片广州恒大vs国安中国杯赛程欧冠拜仁赛程五大联赛豪门奥本山

他因篮球成名后成北大研究生 女友是NBA女主播

有些人会彻底告别篮球,转行去做医生,做白领。有些人会曲线救国,去做记者,做媒体人。而王泽奇离开球场之后,回到了母校成为了一名助理教练,夺得今年耐高联赛冠军。

如果你对校园篮球有所了解,或者经常收看腾讯NBA的比赛转播,你一定听说过王泽奇这样一个人。

他曾经是清华附中的队长,耐高联赛的冠军。进入北大男篮之后,王泽奇成为了CUBA总冠军,大学联赛中最好的控球后卫之一。王泽奇最让广大球迷羡慕的,是他拥有一位NBA主播女友小楠,两人一起上过湖南台著名综艺节目《天天向上》,2016年情人节,王泽奇前往前往直播间现场送花,浪漫举动羡煞旁人。

在校园篮球界,王泽奇无疑是为风云人物,大学即将毕业的时候,手握状元签的佛山男篮曾经多次表示,对于王泽奇这样来自于大学联赛的控球后卫充满兴趣,但王泽奇最终的选择,是进入北京大学新媒体研究院继续自己的学业。

对于自己,王泽奇有着清醒的认识,在北京大学,体育特长生是和普通学生一起上下课的,王泽奇只有每天下午5点到7点进行篮球训练。“我在CUBA的舞台上都不是BUG级别,进入CBA可能也是坐冷板凳,所以我还是选择继续读书。”

不过,没有登上职业篮球的赛场,并不意味着王泽奇放弃篮球。研究生时期,王泽奇选择的是体育媒体方向,而离开校园之后,王泽奇回到了自己的母校,担任助教,用一种新的方式,延续着自己的篮球梦。

很多人都不理解王泽奇的选择,但王泽奇总是很喜欢校园的那种生活。“这个跟每个人的性格有关系吧,其实我本身就是比较喜欢在学校的环境中去学习去进步,然后,我个人也是比较喜欢跟队员,包括跟教练也比较喜欢跟人去沟通的,所以我觉得我的性格是比较适合在学校做教育。”

“然后作为教练这个工作的话,我是希望把自己这么多年在学生篮球生涯的一些东西给他们,希望他们能借鉴一下吧,因为毕竟有很多我身边的朋友都去打职业了,而我选择了在学校,这样能更接地气的跟他们去分享我的经历。”

从球员到教练,虽然依然待在篮球行业,王泽奇坦言,但这两种工作之间,却也有着非常大的区别,“其实做球员就是身体上的累,你不用去太操心场外的事情,但是教练的话其实更多的是精神上的累,他会去,比如说我现在助理教练我要去安排他们的平时的日常,然后热身,然后他们服饰的分配,说事情大,不大,说事情小,不小,如果把这些都分配得好的话,球员才能就是专心致志的去比赛,所以做教练跟球员完全是两个不同境界的累,一个身体累是精神上的累。”

球员时代,很多人对于教练的严苛有些不理解,但成为一名教练员之后,王泽奇说,他最大的收获,就是能够变换思维,更好的去理解他人。“我觉得首先的就是感恩和理解吧,因为我原来做球员的时候就是某些时刻或者在遇到困难的时候,我觉得啊,为什么那个教练对我们这么苛刻,对我们这么严,那现在正儿八经当了教练之后,我就完全理解和能就是知道当时教练的良苦用心了,我觉得这是对我最大的收获,就是能理解别人,能理解不同身份的人了。”

在北大之前,王泽奇的人生只有篮球。但北大的经历,让王泽奇意识到,人生还有很多不同的选择。有些人认识王泽奇是通过耐高,通过CUBA,但有些人认识王泽奇是通过微电影。

大一的暑假,数学系的牛乾坤找到了王泽奇,希望和他合作拍摄微电影,两人一拍即合。那个时候,两人对于电影都算是门外汉,牛乾坤自学拍摄剪辑才半年,而王泽奇是一位哭戏全靠眼药水的男主角,但就这样,他们拿着打零工挣到的5000元,开始了微电影之路。

北京夏天非常闷热,为了省钱,两人一个背着四五十斤的摇臂,一个拎着铁轨抱着道具。经过了7天的拍摄,两个月的剪辑,47分钟的微电影《下一站》诞生了。在电影方面,王泽奇可不像篮球一样有天赋,内部放映的时候,很多人都在笑,而王泽奇也调侃自己,“太假了。”

不过,王泽奇并没有因此气馁,之后他还担任了《我设计遇见你》、《画未名》等微电影的男主角,并且成为了北大影视创作协会的骨干。

王泽奇说,在北大,他发现每个人都可以是多重身份,原本自己是一个非常内向的人,不敢和别人进行交流,但去了北大之后,他会主动的去挖掘自己。而成为一名教练员之后,王泽奇希望,能够参与拍摄一个和清华附中有关的微电影。

“因为原来这些东西都是在我大学阶段接受的,比如说去影视创作协会,然后包括一些综艺节目,但是我现在已经是教练的身份了,我不希望因为我的经历反而去影响到学生的生活状态,所以我是杜绝这样的,比如说去一些综艺或者去一些影视,但比如说以后真的有能力或者朋友都帮助的话,可以拍一个跟中学篮球有关的,或跟清华附中有关的,这些是可以参与的。”

王泽奇在校园篮球界,早已是一位明星人物,但他愿意放下自己之前的名气,找回初心。耐高联赛,是王泽奇成名的地方,如今,他又回到了这块赛场。

“当时是全国赛,就是中国初高中篮球联赛的赞助商,所以当时的耐高是整个就是基层赛,然后就是全国赛比现在就是参加场次要多,然后肯定重视程度也完全不一样,只不过就是现在耐高呢,他是精英赛是把北上广的精英去组织到一起,嗯,我觉得最大的不同应该就是联赛本身吧,虽然都是耐高,但一个是在全国范围内的,一个是精英组之内的。”

和王泽奇的那个年代相比,如今的耐高联赛,已经有了不小的改变。但唯一没有变的,是王泽奇和清华附中对于冠军的追求。“就是每一届肯定都是希望队员是冲着冠军去,但是在整个过程当中是希望他们能放平心态,因为冠军不是说你想要就能拿到了,还是通过一场场的努力,包括在每场比赛之间不是有很长的间隔嘛,然后希望他们能在这个过程当中刻苦训练去调整状态,所以还是希望他们能奔着冠军去。”

今年北京赛区决赛,清华附中62-56复仇北京四中。比赛开始前,王泽奇曾希望球员们能够放下包袱。“我觉得就是作为教练员这一块,那肯定是会有针对性的部署,但是希望整个就是球员还是应该把这个比赛当成一个享受的过程,不要把这个当成包袱。当成包袱的话,你想在学校的主场都打成这样的一个状态,那要是到更大的舞台,肯定相当于不是输给对手而是输给自己。所以我们现在是希望他们能放平心态吧。”

人生只有一次耐高,对于清华附中的学生们来说,这可能是他们篮球生涯最大的舞台。王泽奇拿到过耐高联赛的总冠军,也拿到过CUBA的总冠军,他知道,对于高中球员来说,心理备战有多么重要。

“我觉得这是一个完美的接轨吧,因为毕竟是和生长发育有关,你是高中生就是16到18岁这个年龄阶段,然后CUBA相当于都是18岁以上的成人,包括研究生在去打嘛,所以在身体对抗上是完全不一样的一个概念,但是相对来说就是中学生的训练是比较枯燥的,因为在这个阶段他们是还是青春期嘛,有时候会受到场外因素的一些干扰,但是大学生已经成年了,他对自己的选择会有一些嗯,就是考量嘛,就是他会去努力训练,希望他在场上去表现自己。”

“但中学生的话,他有时候比如说有些懒惰啊,或者一些场外因素去分心的话会影响他的状态,但是大学生我觉得还好。两个比赛的备战也完全不一样,高中生的备战更多的是在心理上,在大学生的备战而是技战术上。”

当然了,王泽奇能够给球员提供帮助的,不仅仅是球技、战术、心理。对于未来规划,他也能够提供不少的建议。在很多人看来,校园赛场上,内线球员似乎更容易向职业球员迈进,但王泽奇却有着不一样的意见。

“其实现在学生全进入职业联赛的都是外线,其实内线反而少,是因为很多身材比较好的内线他们都在很小年龄阶段,就是被球探挖掘到青年队里,但是其实一些身高不高的锋线和后卫反而是在学校里得到更多的锻炼,然后他们在那个级别能跟青年队的去对抗,就像王宏、谷灼、刘洪博、曾令旭,其实这些都是偏锋线和外线的球员,然后内线是因为他们确实CUBA最高内线,但是打职业的线几,然后身高又高,然后运动能力又强,所以一些好的苗子在很小的时候是被青年队给挖掘了吧。”

而对于球队核心褚添一,王泽奇认为,身体素质是他冲击职业道路最大的优势。“职业赛场最低的门槛就是你的身体素质,这个身体素质不是说你长得高或者跳多高,而是说你最基本的,比如说对抗你得有。褚添一最大优势的身体素质,毕竟他是两米零几的身高可以打到3号位和4号位,但他有一些缺点,就比如说他练球相对来说比较晚,长个比较晚嘛。他在初中后半段、高中才练的球,这导致他和职业队球员比的话,基本功有点欠缺,但身体是够了,如果他真的有想法去打的话,我觉得一切都来得及,因为毕竟他的身体天赋摆在那儿,你可以从替补打起,然后慢慢在队里有一些自己的位置。”

当然,如今的褚添一是球员也是学生,在此期间,他必须平衡好篮球、生活、学习还有其他爱好之间的关系。王泽奇经历过这些,他知道,想要做好平衡这并不容易。“其实对于大学生来说这个比较难,因为大学生已经大概知道自己以后的人生选择,比如说找工作打职业或保研,但是对于中学生来说,他们其实只有一条,就是奔着那个学校去,他们在平时的生活中,其实学那个学校的老师和教练都已经安排好了,他们从早上8:00一直到下午3:10都是在学校上课,然后3:30~6:30是给到篮球教练,然后再去练三个小时,我觉得更多的是他们在这些场外,就是这两个时间段之外的,就是安排吧,就比如说他们选择加练的话,球肯定能上,来选择学习的话,学习肯定能就是抓住吧,就看他们自己了。”

曾经是耐高联赛风云人物,如今退居幕后,成为了一名教练,很多人都想知道,王泽奇未来是否会在这个行业一直做下去,“因为我刚工作来清华附中不到一年吧,就现在还在学习和就是进步的过程。然后,这一年的工作和学习经历让我觉得清华附中是一个非常好的舞台,就从我是学生身份到现在是助教的身份,都是一个非常好的舞台,然后能做到什么样的成就,就看自己的努力程度了。”

当然,不管前路如何,王泽奇永远不会忘记,篮球带给自己最重要的东西。“就是每个人人生规划不一样,我所有的人生规划都是以篮球为起点,我上学,然后我转学,然后我去更高的平台都是因为篮球,包括现在找到工作也是因为篮球,所以这辈子肯定跟篮球是分不开了,只不过就是希望自己通过这样一个身份去把自己以前的经历去分享给更多人。”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线号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 (粤)—非营业性—2017-015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