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nding 科比的照片广州恒大vs国安中国杯赛程欧冠拜仁赛程五大联赛豪门奥本山

足坛奇葩故事(7):越狱出来也要踢比赛为球队建功后被捕

2007年,伦敦发生一起豪车盗窃案,将曾经在卡斯尔联队, 纽, 罗伯特李沃伦巴顿打球的两名职业球员带了出来,根据案情报道,一辆停在哈克尼路in 伦敦的奔驰E220在夜间被盗。不久之后,奔驰号被发现与一辆卡车相撞,小偷逃跑了。经过调查取证,警方很快逮捕了李和巴顿有足够的证据表明这两个人是这起盗窃案的主谋。然而,他们并没有因此受到惩罚。被盗的车主是忠诚的纽卡德,也是他们两人的好朋友。他告诉警察,李和巴顿一定是想恶作剧,但他们没想到会不小心把事情搞砸。

2001-02赛季,迭戈-西蒙尼效力于意甲强人拉齐奥队。在这个赛季,尤文图斯,国脚米兰和罗马为冠军展开了激烈的争夺。赛季末,西蒙尼帮助拉齐奥用一粒进球击败了老东家国脚米兰,这也彻底粉碎了国际米兰的冠军梦。然而,在整个赛季中,拉齐奥的表现并不令人满意,尤其是他没有打出西蒙尼最看重的血液。有一段时间,队友们在庆祝进球的时候喜欢一起跳《番茄酱之歌》的流行舞蹈。对此,西蒙尼非常痛恨,并告诉媒体:“我们是足球运动员,我们应该像男人一样战斗。跳这些少女舞,让人郁闷。”看来西蒙尼在执教生涯中完全保留了这种风格。

2009年,在英格兰, 利兹,举行的周日联赛的一场比赛中,出现了警察外出抓人的场景。利兹,当地东园工人俱乐部的前锋皮特库灵,成了这一事件的主角。令所有人惊讶的是,库灵是一名因贩毒而被关押的囚犯。他越狱后一直躲藏着,但他仍然痴迷于业余联赛的首发前锋位置。比赛中,已经埋伏好的20名警察突然冲进场内,将库灵推倒在地。最终主队6-3获胜,库灵在打了一场比赛后重返监狱生涯。

“电话门事件”可以说是足球史上最高级别、最严厉的处罚。2006年,在意大利警方证实操纵比赛的证据后,足协,意大利开出了史上最严厉的罚单。尤文图斯被罚两座意甲奖杯,降级,以-8分的起点开始乙级联赛。意甲历史上最成功的球队不得不关心b . 拉齐奥和佛罗伦萨双双降级的泥潭,紫百合被降级到半职业联赛。米兰被扣了15分。所谓“电话门”,就是以莫吉为首的俱乐部老板会在重要比赛前打电话给裁判委员会,选择自己喜欢的裁判执法。

在足球世界里,同姓球员很常见,但这个故事的巧合程度却有些惊人。1966年英格兰第四联赛,奥尔德肖特对阵切斯特队切斯特队有两个人,分别叫琼斯,雷-琼斯和布莱恩-琼斯这似乎一点都不新鲜,但接下来的事情恰巧有点出乎意料。两个琼斯都身高1.85米,都在队里打后卫。在这场比赛中,两人都因伤下场。两人都经历过骨折。比赛结束后,两人都去医院治疗,被分配到同一个病房。

n出于德国给人留下的正面印象,大家似乎不太将德国足球与假赌黑挂钩。其实,根据欧洲刑警组织今年曝光的资料来看,德国联赛中的弊案每年能够为博彩公司带来超过一千万欧元的收入。在此之前,德国也曝光了一个令人震惊的假球事件。2004年的德国杯第一轮,还在德丙征战的帕德博恩以4-2战胜了德甲劲旅汉堡,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巨人杀手。但在赛后,汉堡向德国足协抗议,认为当值主裁判罗伯特-霍伊泽有意控制了比赛。调查显示,霍伊泽与克罗地亚的一个赌博集团勾结,做出了这场大冷门。到了2006年,霍伊泽被判入狱29个月,赌博集团头目萨皮纳被判入狱35个月。这是德国足球历史上最耻辱的时刻之一。

2005年,巴甲联赛中的一次弊案被曝光,导致了当赛季冠军头衔的易主。据线人爆料,巴甲的一名裁判与赌博集团勾结,在他执法的比赛中大吹黑哨。由于涉及案情复杂,警方很难找出线索。于是,为了公平起见,巴西足协要求将这名裁判吹罚过的11场比赛全部进行重赛。重赛结束后,原本获得冠军的巴西国际排名掉到了第二位,科林蒂安获得了冠军。然而,经过近两年的调查,警方也没有找到任何巴西国际参与假球的线索。巴西国际就这样失去了队史第四次夺得全国联赛冠军的机会。他们上一次夺冠还要追溯到1979年。

奇葩门将布鲁斯-格罗贝拉与奇葩媒体《太阳报》的旷世对决持续了长达10年。1994年,《太阳报》声称自己掌握了一份录像带,其中记录了格罗贝拉与一名马来西亚商人的交谈过程。《太阳报》指出,格罗贝拉收取了4万英镑的贿赂并向对方承诺会在利物浦与温布尔登的比赛中放水,确保自己效力的利物浦输球。录像里还包括了温布尔登门将汉斯-希格斯和前锋约翰-法沙努。在那场比赛中,格罗贝拉的确发挥失常,而且利物浦也输了球。为此,格罗贝拉受到了指控,并在1995年和1997年两次出庭辩护。然而,《太阳报》向法庭提供录像并没有显示交易的过程,也听不见谈话的内容,只是能够看到三名球员与一个亚洲人坐在一起聊天。两次开庭中,陪审团都没有认定格罗贝拉有罪。1999年,格罗贝拉起诉《太阳报》诽谤,要求对方赔偿8.5万英镑的精神损失。法庭认为,虽然没有判定格罗贝拉有罪,但也无法证明他无罪,于是8.5万英镑的损失并不成立。2001年,格罗贝拉为了自证清白,再次起诉《太阳报》,但将损失费用降至1英镑。这次,法庭宣布格罗贝拉胜诉,但要求他承担《太阳报》的诉讼费用50万英镑。格罗贝拉迅速陷入破产,不得不以40岁高龄重出江湖,为南非联赛的海伦尼克队效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